2019年9月19日,中國城鎮供熱協會與瑞典區域供熱&供冷委員會主辦的“清潔供熱國際交流會議暨中國-瑞典區域供熱供冷技術交流會”在北京舉辦。瑞典能源署資深經理Paul Westin先生在會上發表了關于《瑞典能源系統--瑞典區域供熱&供冷》的主題演講。

Paul Westin先生介紹了瑞典能源系統的運行情況,包括瑞典能源系統的特點、能源政策目標,區域供熱系統運行情況。演講內容以及課件內容如下:

大家早晨好,我非常榮幸來到這里,今天我要給大家介紹一下瑞典的能源系統,首先來介紹一下瑞典能源署,我們是瑞典的政府機構,并不是企業。

我們資助能源研究做能源政策分析,而且也去收集能源數據。另外我們也和瑞典的清潔能源公司進行合作,比如關注區域能源等等。這是瑞典能源系統從70年代一直到2015年的變化。我們以前有化石能源,但是現在大幅下降了,區域供熱和生物質能大幅度增加,漲幅接近四倍。在這40年里,瑞典總能耗基本上保持不變,盡管我們的人口增加了約200萬。

      

關于瑞典能源系統的特點,其中一個是基本實現無化石能源的電力生產,以及無化石能源的熱力生產。另外瑞典溫室氣體排放水平較低,盡管我們有能源密集型的工業部門,人均用電量其實相對比較高,基本上是中國的三倍,但是這主要是因為我們的林業以及鋼鐵等等行業耗電比較多。所以我們的用電部門已經開始取代利用傳統化石能源用于發電,最后就是我們的區域供熱也是非常充足的。

  

關于瑞典能源政策目標,盡管我們已經取得很多的進展,但是我們還是希望在2040年實現全能源系統的可再生化,2045年實現溫室氣體凈排放為零,2030年能源利用能效的目標是提高50%。對于電力系統來說,這實際上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因為我們還在使用大量的核電,我們不認為核電是可再生能源,所以如果要實現百分之百可再生電力的話,這是一個比較大的挑戰。大家可以看到每個行業可再生能源的利用情況,供熱領域可再生能源占比70%,全部能源領域可再生能源占比達到50%以上,對于交通行業來說,大概有30%是可再生能源,所以我們已經用了大量的生物質燃料來供給交通行業。

    

再來看一下區域供熱,大概70%都是采用區域供熱,大概有200家區域供熱公司,和500個供熱管網,管網總長度約20萬公里。雖然我們是個小國,但是我們的人均管網長度其實是中國的十倍。另外我們還有不少的熱泵,剛才我們也聽到了關于地熱和熱泵的一個結合形式,我國的熱泵也是利用淺層的地熱源。下面這張是我最喜歡的一個圖表,它展示了區域供熱熱源的轉型,即從70年代到現在的變化。大家可以看到橘色的部分是石油, 70年代熱源完全是用石油的,之后石油危機的出現,導致了熱源的改變,因為那個時候石油變得非常貴,同時也做了很多的研發,包括研發區域供熱、鍋爐設備等等。正如我們看到的,增加了大量的綠色部分的份額,那就是生物質能,它占了區域供熱熱源的絕大部分。除此之外還有一部分是垃圾焚燒,當然還有一部分熱泵,區域供熱當中的熱泵,比如說利用工業余熱,我們并沒有使用太多的化石燃料作為熱泵的燃料。

    

昨天中國城鎮供熱協會展示了一張北京和周邊地區實現區域供熱的一體化網絡,這里大家看到的是斯德哥爾摩大概有25個小城鎮,他們都已經連入了區域供熱網絡,一共有六家運營商,供熱管網都是相互連通的,所以說這些系統之間也會進行熱量的交換,實現互補。還有制冷方面,盡管我們是個北歐國家,氣候基本上比較冷,但是現在對于制冷的需求也在進一步增加,對中國來說這也是一個比較有趣的話題。現在在瑞典的40個城市(城鎮)都在使用制冷,區域制冷的總管網長度超過600公里,采用的是來自于海水的免費制冷,此外我們還有儲熱的技術。我想因為全球氣候的變暖,夏天越來越熱以后,區域制冷的需求也會隨之增加。

    

再來講一下我們用到的一些工具,其中一個就是我們很早就引入了碳稅,基本上每噸二氧化碳的排放需要交納一百美元,這樣的價格水平還是非常高的。

我們做過很多的研究,如從70年代開始做關于碳價的長期研究。另外一個很重要的經驗,就是我們對天然氣的依賴并不是特別強,這個和歐洲不太一樣,主要因為天然氣價格其實還是比較貴的。另外區域供熱價格也是不受監管的,它是市場自由價格的機制,所以說不同供熱系統可能收取不同的區域供熱價格。但是一般來說它也是比較具有競爭力的。包括熱泵,也是比較具有競爭力的,當然生物質也是一個比較經濟的選擇。

      
這是最后一張圖片,我們專注于可持續的供熱制冷國際化,我們一開始是和英國合作,但是后來慢慢開始關注法國、中國,這也是為什么我們來到中國,另外我們和荷蘭、德國等等也在合作,我們希望瑞典政府去協助中小企業能夠在國際能源領域進一步國際化,所以這是為什么我們今年主辦了一系列的活動,在中國南方我們也會主辦區域制冷的會議,這里有我們有聯系的地址和網站,大家可以看到,謝謝。